一直以來,家族辦公室可以說是全球超級富豪的標配。福布斯2020年1月份數據顯示:全球億萬富豪的9萬億美元資產,近一半由家族辦公室管理。不可否認,當頂級富豪越來越多,家族辦公室便成為了這個階層的剛需。而為大眾所知的海底撈老闆娘舒萍,也同樣在新加坡低調搭建了家族辦公室,以幫助管理夫妻二人的巨大財富。在《2019胡潤全球富豪榜》中,海底撈創始人張勇、舒萍夫婦身家高達565億元人民幣,成為全球餐飲首富,位列全球富豪榜第192名。而在福布斯亞洲發布的《新加坡50大富豪榜(2019)》中,張勇、舒萍夫婦更是榮陞新加坡首富。

2020年3月6日,新加坡海峽時報消息,張勇家族在新加坡設立了家族辦公室Sunrise Capital。張勇妻子舒萍,是Sunrise Capital的唯一股東和董事家族辦公室的搭建,標誌著這對餐飲業首富夫妻的財富傳承之路已經開啟·而此前海底撈在港交所的上市也曝光了張勇、舒萍夫婦已雙雙加入新加坡國籍,更將其全部身家通過連家族信託持有。公開資料顯示,海底撈上市主體為2015年7月14日於開曼群島註冊的「海底撈國際控股有限公司」。海底撈(開曼)的股東是張勇夫婦、施永宏夫婦及五位高管控制的一系列BVI公司(英屬處女群島)。海底撈(開曼)的孫公司―一Haidilao Singapore(2013年在新加坡註冊),是所有經營實體直接控股股東。而Haidilao Singapore在中國大陸擁有兩個「外商獨資公司」一一四川新派、上海新派。搭建VI架構的關鍵步驟是這兩家從2017年開始對四川海底撈所經營門店的系列收購。通過左手倒右手的重組,海底撈的海外上市已經做足充分準備。2018年9月正式披露的海底撈招股說明書中,張勇夫婦的國籍已更換為新加坡。業內人士分析指出,張勇夫婦入籍新加坡的選擇或許與規避境外上市的併購規定有關。入籍新加坡後,2018年9月26日,海底撈成功在港交所上市。次年,張勇、舒萍夫婦就以約1000億人民幣的身家讓獅城首富十年來首次易主。

而離岸信託是在至上市前,張勇、舒萍夫婦所持海底撈公司的全部股份62.70%(全球發售前),全部是通過「離岸家族信託+BVI公司」持有的,按照目前的市值計算總價值超過1100億。

具體來看,張勇夫婦的千億信託一分為二,一部分為張勇的家族信託Apple Trust,持有海底撈47.84%的股份;另一部分為舒萍的家族信託Rose Trust,持有海底撈14.85%的股份,兩個信託的受益人都是張勇和舒萍。產品類型上看,兩個信託都是全權信託,都設在BV管轄區,兩個信託又分別通過兩個BVI公司-ZY NP Ltd.和SP NP Ltd.,最終分別持有海底撈的股票。

也就是說,通過移民新加坡,設立2個離岸家族信託和2個BVI公司的系列操作,將夫婦倆持有的千億股票全數裝入離岸信託。並且通過放棄所有權,只享有受益權(為信託受益人),以此隔離了家族資產的債務風險。此外,將千億資產一分為二,夫婦分別單獨設立獨立信託,以此可以隔離夫婦關係變動引起的公司股價波動風險。因為張勇夫婦已加入新加坡籍,而新加坡對海外收入免稅,因此又避免了中國新個稅反避稅實施後可能面臨的稅務風險。這一波操作,可以說是非常厲害了!

如今成立家族辦公室,已是富豪投資版圖裡一個不可或缺的選擇。財富需要投資,更需要傳承。縱觀富豪史,那些赫赫有名的「長壽家族」,都是家族辦公室的受益者。世界上最知名的家族辦公室之一,是1838年就已成立的美國摩根家族,之後的1882年,石油大王約翰·D·洛克菲勒建立了洛克菲勒家族基金,用於管理本家族資產,目前已變成一個開放式的家族辦公室......這些都讓人望其項背。正如海底撈老闆娘的做法,在完成原始財富積累後,舒萍選擇建立家族辦公室延續財富。實際上,這樣做的人不在少數,中國以及亞洲家族辦公室的黃金時代正慢慢到來。如今,神秘的家族辦公室中有了越來越多中國人的身影。例如,馬雲和蔡崇信的藍池資本(Blue Pool Capital),它管理馬雲的部分財富和蔡崇信自己80億美元財富的大部分;吳亞軍成立的家族基金雙湖資本,堪稱中國大陸第一家真正意義上的家族辦公室;王健林成立的由第二代管理的PE基金......家族辦公室雙湖資本,背後的是龍湖集團吳氏家族,投資了紅杉資本中國基金、高领資本、藍馳創投、凱雷中國基金、源碼資本、元環資本、弘暉資本等等,還發起設立了母基金·而馬雲和蔡崇信的藍池資本,不僅投資多支對沖基金,還投資了多個醫療健康、互聯網消費領域的項目,包括華領醫藥、騰盛博藥等等。未來,這個由海底撈老闆娘舒萍設立的家族辦公室,不知將會在創投圈交出什麼樣的成績單。